当前位置:首页 >> 资讯

逍遥这篇小说

2020-09-24 14:57:13  双城汽车网

注:这篇小说,结合了童话的荒谬性,是我第一次尝试把童话和小说结合。文章取材寻常,通过这个荒谬的故事揭露出一般人对金钱的贪婪。既然容入了童话,也带有童话的一定的故事性和趣味性。当然,也希望大家喜欢,并多多发表意见。

搬房

出租屋里,运材坐在床上正看着电视。他的妻子杨琼,正在厨房里做饭。窗户上边,盘口大小的排气扇飞快地转着。可浓白的油烟还是充满了厨房、卫生间,甚至于顽强地从关着的门缝里钻了进来。

他们都是中学毕业就出来打工,接着认识,然后结了婚,现在在同一家鞋厂里做工。为了方便,就在附近租的房。他们觉得厂里的火食差,而火食费却贵,中午有一个钟头的休息时间,很充足,便自己开锅。

他疲惫的样子,中等身材,愉快的脸上闪着一对敏捷而机智的眼睛,这完全是由于他长期打牌训练出来的。打牌正要求敏捷而机智,想必大家都很清楚这一点。

他十分喜悦地看着赌片,时不时忍不住笑几声。

突然,他又忍不住笑起来。可这次却不同,笑得十分快活,从眼睛里放射出渴望的光来,说:“要是我也有特意功能就好了!”

于是,他的心就飘了起来。此刻,他完全忘了自己是谁,在哪里,刚做了什么,将要做什么~~~~~~把一切都忘了。而且,他竟然发呆了!

在一楼的堂屋,房东专门把它空出来,放两台自动麻将桌,供人们赌博。他整天都呆在屋里,看管房。常常在午饭后,堂屋里都凑了一桌。他们主要是在附近开店的老板。若有空闲,他也常和他们打。在周六和周日,工人放了假,常常是满的。运财便是其中一个常客。

运财正想象着在打麻将。他们手脚麻利,从洗牌到排好,仅用分把钟的时间。他想要什么牌,用手轻轻一摸就行了。于是,他很快赢了很多钱,几千上万块。

哈!哈!哈!哈!~~~~~~运财笑了,那种占了别人便宜时,油然而生的得意的笑。好一阵子过去了,他伸直背,往后倒下在床上,双手“八”字分开,他的肚子因为剧烈地笑而凹凸起浮着,甚至是他的眼睛紧闭起来,流出了几点泪水。

“你笑什么?”妻子喊道,“快点把桌子摆好,吃饭了。”

然而,运材没有听到似的,说:“要是我也会,想要什么牌就能变成什么牌,且不是真正的赌霸了。”突然又惊喜地说:“这样我就不用去上班了,管每天去坐坐就行了。也不贪心,赢过百把块就行了。”

随着一阵轰隆的响声,铁门开了,他的妻子出现在门口。她朝屋里望了一眼,责备地大声喊道:“我叫你搬桌子喃!”

运财依旧那样躺着。

“听到没有?”妻子又喊道:“你不饿,不吃?是不是?不吃,我就不把东西抬进来了!”

她等着回答。一会儿过去了,他还是那样躺着,似乎没有听到她的话。她便朝他走过去,说:“也不知道他在想什么,想得那么专心!”

她坐到他的身边,侧倒下身子,望着他的脸,问:“饭煮好了,你要吃不?”见他没反应,忍不住笑了,说:“不会是睡着了吧?”

她却有些不大相信,便用右手在他的眼前左右摇晃。

“果然睡着了!睁着眼睛都能睡!——还睡得象头死猪!”她便双手使劲推他,冲他的耳朵喊道:“快——点——醒——来,吃——饭——了!”他才终于醒过来,颤抖了一下。

“你大声高气地喊干什么?”他好奇地问。

她又忍不住笑了,说:“我大声高气喊干什么?我喊你大半天了也喊不答应!——你不饿,不吃饭?是不是嘛?不吃算了,我自己一个人吃!”

“!要!要!要!哪有不饿的?我早就饿得肚子咕咕叫了!——饭煮好了?”他赶紧说。

吃了饭,杨琼把碟碗端去洗,把桌子擦干净。运财把叠成一块的被子垫在头下,准备半躺在上面,可他不经意间看到了放在旁边的扑克。他便微笑着,说:“试回手气如何。”把扑克拿过来,在桌面上发了三家。然后,他一家一家地拿起来,先把它们合成一块,再慢慢地一张一张地分开,探密似的。三家的相比,他的第二大。他于是说,要是这张J变长K就好了,这样我就是豹子,最大了。哪知真象他说的那样,J真的变成了K。他吃惊得目瞪口呆,怀疑地把它拿起来看了看,千真万确啊!

然后,他双手颤抖地发了第二次。“要是这张红桃7变成了方块7就好了。”他颤抖地说,瞬间红桃7也真的变成了方块7。“噢!”他惊叫道,声音颤抖得十分厉害,紧跟着打了个报仇的大胜仗似的顶畅快地大笑起来,双眼变发出将要打倒群雄的光来。是的!平常,他打牌有输有赢,合算下来,还赢一点点。然而,这一点点实在是太少了,充其量就几十百把块,不值一提。而现在却不同了,他若想要什么牌就能变成什么牌,且不是胜卷在握,想赢多少钱就能赢多少钱!

他的心理这样想着,就忍不住好笑,那种自知用卑鄙的手段占了别人便宜,不由自主而产生的坏笑。他笑了好一阵子,也还无法住口。

他的妻子就忍不住好奇地问:“你在笑什么?——有什么事情这么好笑?”他回答说:“没有笑什么。”

妻子却还是走进来,看见他在玩牌,电视里没有什么好笑的。她就微笑地说:“牌有什么好看的?”“说什么话!”他晦气地说,准备说什么又突然取消了。

他就赶紧发牌了变,也还行。他于是倒在床上,出了口粗气,说:“幸好!”她说的话仿佛会让他的特异功能消失。于是他放了心,又重新高兴了。

“你在说什么?什么幸好不幸好的?”妻子好奇地问道:“说的莫名其妙!”

“哎呀!你问这些干什么?——你管去洗碗,又没有人打扰你。”他很不耐烦地回答。

“哎呀!——对头!”随后,他又惊喜地说,她奇怪的看着他,他干脆随便用一张牌变。

他做到了,变了一次又一次,眼睛就瞪得越来越大,嘴巴向两边拉扯得也越来越长,最后紧闭双眼,忍不住嘿嘿地笑起来,甚至流出了泪水;他赶紧用手拭去。待稍稍平静下来,又得意地说:“太好了!太好了!”同时兴奋地用右手狠劲敲了两下床。

“咚!咚!”

这时,他的样子仿佛在说,他过去所受到的“耻辱”,将会一一偿还,叫他的那些“敌人”都尝到他现在的厉害。是的,他现在有了特意功能,根本不把任何人放在眼里了,他会赢,百分之百会赢,把他们的钱都赢过来,自己将会赢很多钱,发大财!

啊!这是一件多么痛快人心的事。他想着,情愫异常激动、兴奋,心忐忑不安。

“你发疯了,是不是?”妻子说,躺到他的身边去,“竟说些稀奇古怪的话!——快点告诉我,你是不是有什么小秘密。”可他似乎没有听到,好一会儿过去了。

她于是生气了,冲他的耳朵大声喊道:“——听——到——没——有,你这头贪睡的、做白日梦的蠢猪!”

他颤抖了一下,才坐起来,责怪地说:“你发疯了,喊这么大声!?——吓我一跳。”

“晓是哪个发疯了?我喊了大半天,也喊不答应你,”他突然打断她的话,奇怪地问:“你喊了我大半天?——我怎么没有听到!”

“谁晓得你在想些什么!——你是不是有什么秘密?”她说,又笑了:“要不就是在做白日梦。”

他明白是怎么回事了,可他却怎么也不相信他竟想到没能听到她喊他。

他无趣地躺下去,懒得回答,然后若有所思地说:“去不去上班呢?”

“你怎么不去上班呢?哪点不舒服?”她说。

“听到没有?!”接着又大声地喊道。

“你说什么?”他才注意到她。

“你怎么突然变得这么稀奇古怪的!我叫你大半天,你总是听不见,隔得这么近,你又不是聋子。——你到底在想些什么,想得这么入迷。”妻子奇怪地说,探秘地看着他,不等他回答又说:“告诉我一下,你在想什么,有什么秘密。”

“哪里有什么秘密?——我还能有什么秘密?我天天和你在一起,做什么事情你又不是不知道。”他说着,忍不住笑了,那种心理明明藏着什么好消息却又不愿意告诉对方的撒谎的笑。

“还说没有?”她就笑得更加厉害,心领神会地说:“快点告诉我!”

“没有。”

“你说谎!”

“我骗你干什么?——你又不是不了解我。你想,你仔细想想,我这几天有没有发过,不是啊!有没有好运气,”他结巴地说,突然忍不住痛畅地嘿嘿笑起来。“还说没有,快点告诉我,你是不是打牌赢钱了?赢了多少?”她于是说。笑了好一阵子,他才止住,说:“呕,不是,不是。——你哪天又看到我打牌了?”

“你还在骗人,肯定是我不知道的时候。”

“我哪天又不是和你在一起?再说我哪里又有时间去打牌?”

她想了一会儿,就取笑说:“那肯定是在做白日梦。——是不是昨天晚上没有睡好?”

他就凑合地说是,可她却越是不相信了。于是,夫妻俩吵起来,她不停地追问,说他心理肯定有什么秘密,非要他告诉她,他便找出种种理由,证明他真的没有。

“在吵什么?上班了。”突然,一个声音在门外喊道。

“马上!”夫妻俩不约而同地齐声回答,看放在电视上的闹钟,都吃了一惊。

“时间过得真快!”他说,接着又小声嘀咕:“到底去不去上班呢?”

“你怎么不去上班嘛?矿工,罚一次就是两百多。”她说,“是不是真的有什么地方不舒服?如果是真的我就帮你请个假。”

他犹豫了一下,回答说:“没有。”“没有就去上班。”

他们就出门来,一起上班去了。

然而,运财的心兴奋地跳动着,再也无法平静,尽管他忙忙碌碌地工作着。终于,大约过了半个钟,他装出一副十分痛苦的样子去请假,顺利给批确了。

然后,他万分二者的合作将会产生共赢的结果。电视媒体有强大的辐射力焦急地走回去,心嗵嗵跳着,仿佛要破胸而出。他走进堂屋。开快餐店的老板,脸色十分难看,一看就知道他输了很多钱,输得很惨。运财便站到他的身后,等这回牌打完了,颤抖地说:“让我来摸几把曼。”

“好嘛,让你来。”他便站起来,让运财坐下。

他们洗起牌来。运财的手也颤抖得十分厉害,任他怎么阻止也控制不住。有好几次,使得他把牌撞去很远,打在其他子上,发出“啪”的一声响。甚至是牌马上就要搁好了,把一长条牌几乎给弄跨了。

他们打起牌来,运财的手也微微颤抖着,尽管他一直都在下意识的竭力制止。他的心却跳得更加剧烈了。为了能够早点、保证糊牌,他索性把自己的牌变成了青一色。然而,他没有立即糊牌,等过了一阵,他觉得不会为赵任法定代表人的北京恒信恒安科技有限公司让人产生怀疑了,才把摸来的牌变成糊牌。

“哎呀!自摸青一色。”他惊喜地叫道,把糊牌靠到横在前面的牌的左边,然后象过去那样双手按住牌的两端,用力往中间挤,准备把牌一起搁倒开,可因为他的手发抖,牌从中间断开,在桌面上四散开去,有几棵甚至掉到了地上。

他们就都忍不住笑起来。房栋首先问:“你今天是怎么了?——怎么不上班?”

“有点不舒服。”

他声音颤抖地回答,赶紧小心翼翼地把牌整理好。就在这时,他左边的开杂货店的老板瞪大了眼睛望着他的牌,然后又看自己的牌。

“咦!奇怪了,”随后,他说,又看了一次,“没有看错啊!~~~~~”

“什么没有看错啊?”房栋问道。

“怎么多了个五条?我这里有一对,他那里有三个。”

四双眼睛看了一遍,确确实实多了一张五条。

运财心知肚明,顿时全身发热,脸刷地红了。这时,他才明白自己犯了怎样的一个错误。“唉!之前我怎么没有想到这一点呢?下一次一定要记住。”他心理指责地说。

其他三位便对起牌来,嘴里嘟囔着:“怎么会多牌,刚才我们打都没有!”把运财的牌一一对了一遍。结果,他们都吃了一惊,发现他的牌不是多就是少。他们就这样问他。

运财镇了镇,过了好一会儿才回答:“我也不知道。——怎么会多牌呢?”可他的声音还是颤抖了。

于是,他们喊起来:“这回不算!不算!~~~~~”

“肯定不能算!”运财也喊道,话声同样颤抖,“竟然换牌,也太不道德了!这么卑鄙的手段都用得出来。”

“我没有!~~~~~~”于是,他们又纷纷喊道。

运财却突然安了心,平静地说:“干脆一个一个地摸就知道了。”

为了证明清白,他们都赞同。可结果,谁的身上都没有。

“咦!这就真的奇怪了!”

他们说,都不想打了,纷纷借口回去。

运财回到租房,倒在床上。“唉!我怎么没有想到那一点,真是糊涂啊!不然,~~~~~~就发达了!唉!起火!。”他惋惜地说,开始想他在打牌时要怎样才能不露马脚。苦思冥想了几个钟,头都发胀发痛了,认识到变牌不能太多,而且要尽快找机会把它变回来。可他并不满意,继续想,希望有一个更好的方法。直到天黑,他的妻子下了夜班回来。

她走进来,生气地大声说:“怎么不等我?”可她突然看见他饭已经煮好了,赶紧担心地问:“你下午矿工了?”“没有。我头痛,请的假。”

“你头痛?”她奇怪地说,“中午你都好好的。——你肯定有什么事蛮着我。”于是缠着他,非要他告诉她。最后,运财只好把一切告诉了她,说他想来赢点钱,要求她千万不要告诉别人。

“不然,一传十,十传百,以后还有谁和我打牌?”他说。

“他们付钱没有?”然后,她关心地问。

“没有。谁会付呢?他们已经怀疑是我了,虽然没有明说。——以后也肯定不会和我打了。”

“那不是没有什么用了?”

“怎么会没有用呢?我们可以搬房,搬到别处去就行了。”

“那就快点搬!”

“我也想,不过,还有十多天才到期。”

~~~~~~~

共 5162 字 2 页 转到页 【编者按】正如作者自己所说,把荒诞和现实结合起来尝试,很欣赏作者对写作的热情和勇敢。有尝试才会有创新,有创新才会有进步。非常高兴看到你的新作品。这篇小说虽然荒谬但是和现实的衔接很自然,虽然夸张但是表现力很强。我想如果要再写长些更让读者看的更尽兴。我想作者之所以这么结尾,是想表现出一些人对不劳而获的渴盼。欢迎来稿!! [ 怡然]

1楼文友: 21:5 : 7 赞赏你所做的尝试,期待你的新作品。 希望在这里让幸福的生活更加丰富多彩

2楼文友: 04:47:00 欣赏美文,问候作者。 广东省青年产业工人作协会首席特约副秘书长,贵州省作协终身会员,广东省作协会员《作品》络版,中国作家第一村作家工作室成员,观音山文学社副社长兼贵州分社社长,《塘厦文学》特邀副主编。《新文报》总编


营养不良
鹤壁妇科医院哪家好
天水治疗白癜风
友情链接